尖子生因妒生恨砍同学 杀人前写绝命书逃亡9年

据男子介绍,他叫程明,今年26岁,屯昌县南吕镇人。1999年12月18日,就读于屯昌中学初三尖子班的他因妒生恨,持刀行凶砍伤多年的同班好友、也是其表弟王安(化名)后自杀(未遂),行凶未遂后为逃避警察的追捕,他逃离省外9年之久。

接到屯昌派出所的上报,屯昌县公安局局长赵文宁高度重视,指令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吴多东及刑侦大队长闫文君组成专案组展开对疑犯的审讯。经屯昌警方审理确认,该男子正是因涉嫌故意杀人(未遂)罪潜逃9年的网上批捕在逃杀人疑犯程明。

据了解,程明一家有5口人,父母都是农民,他和王安是同村表兄弟,程明是表哥,两人关系甚好,是一对形影不离的的好朋友。1997年9月,17岁的程明与他同龄的王安一起以优异的成绩同时从所在的农村小学考入屯昌中学的初中。自家孩子能进入屯昌县城的重点中学就读,读书人能出人头地,这对于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程王两家的家长来说无疑是很光彩的一件事,在村里传为佳话。所以家里人对他们都寄予了厚望。“那时刻,我很自豪,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赞美声,全家人在村子里也很有面子。”在押屯昌看守所的程明对记者说,在初一时,他和王安被分在不同的班级,两人的成绩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虽不同班,但两人经常在一起玩,放假时也一起相约回家。然而,这一切都在初三时两人同时考入同一个尖子班,住在同一个宿舍后发生了巨大变化。“我觉得学习压力很大,尖子班里人才济济,几次考试成绩我都落后于别人,而王安却很聪明,他的成绩很出色,总是排在班里前几名。”程明说。

“我一看到他就很气愤,心里像烧了一团火,有时感觉他对我说话高高在上的,心里又是一阵愤恨,甚至最后发展到只要他跟我说话我就很厌烦。”据程明回忆,在进入尖子班后,他和王安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妒忌是一把双刃剑,不仅会伤害自己,也会殃及无辜。有时候考试程明还没来得及检查试卷,看到王安起身提前交卷,他也顾不及了,要面子的他一心赶在王安前面第一个交了卷子。“没想到成绩下来后,我竟然不如他。老师还经常在班里表扬王安,一念分数我就如坐针毡,望着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就一肚子火。”程明说,暗地里他把王安当作竞争对手,为了赶上王安,他每次考试前都熬夜学习,原本想这次总能超越王安扬眉吐气一把了,但是成绩一公布,总是落在王安的后头,每门科目都不如王安。此时的程明越加的心灰意冷,巨大的落差使得他深感自卑,觉得低人一等,他越来越沉默寡言,性格变得更加孤僻。

在长期的压力下,程明说,他经常在晚上做噩梦,梦里看见原本跟他关系很好的同学围着王安转,他一直追在后面喊同学的名字谁也不理睬他,他总是从梦里惊醒,浑身冒冷汗,他觉得自己又孤独又可怜,程明逐渐变得敏感易怒,对王安是恨之入骨。

“我快接近崩溃了,心里压力像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自杀。”据程明说,在案发前,他曾连续7天7夜睡不着觉,整天精神恍惚,悲观厌世,他不想活了。程明说,他想在死前除掉自己的“仇人”——王安,让王安给自己陪葬。

12月17日下午放学后,程明偷偷去市场花了6元钱购买了两把刀,按照他的计划,用大菜刀割脖子自杀,自杀不成再用小水果刀剖腹自杀。据了解,程明平时在家里连杀鸡都不敢动手。虽事隔已长达9年,记者在警方提供的案发时的两把凶器上,仍能看到斑斑的血迹。

当天傍晚回宿舍后,程明写下两封遗书。据警方从现场搜到的证物,在程明所写的名为“绝命书”的遗书里,他交代了其自杀和杀人的具体原因,另一封是写给父母的信。据警方介绍,当时程明所写的遗书,话语之间透露了他认为王安平时在生活和学习上给了他巨大的压力,还不时的奚落和嘲讽他,而他不管再如何努力都赶不上王安的那种强烈的挫败感和愤怒感,所以他对王安产生了憎恨,觉得自己活得很没面子,活得没意思,才走上绝路。

据了解,程明和王安住在同一寝室的上下铺,当时寝室内住有5名学生。1999年12月18日凌晨3时许,在同学已进入梦乡之时,程明摸出事先准备的2把刀,悄悄爬下床,站在王安的床前,他挥起菜刀一刀砍向王安的脖子。这时,睡梦中的王安被脖子上一阵刺痛惊醒,他伸手一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湿漉漉的,看到自己床前一个黑影将一个白亮的东西挥向自己,他出于本能伸手去挡,由于屋内灯光昏暗,已陷入疯狂的程明又向王安的耳朵、胳膊上砍数刀,顿时王安的脖子血流如注,由于声带受损发不出声音王安无法呼救。以为王安已死亡,程明便用菜刀割自己的脖子、再用小刀捅自己腹部自杀,之后程明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同寝室的同学被惊醒,开灯一看,发现程明和王安都倒在血泊中。被惊吓到的同学立即通知老师,事后学校拨打110和120报警,凌晨4时许,警方将受伤的两人送往屯昌县人民医院救治,经过抢救二人都脱离了生命危险。“清醒后,我知道我杀人了,心里很害怕就逃跑了。”5天后,被公安机关监守治疗的程明趁警方不备逃跑,后又潜逃出岛。

据了解,案发后,受害人王安怎么也想不通,程明为什么会对他如此凶残,因为两人从来没有发生过矛盾。程明作案时只有17岁,程明一案令整个屯昌中学震惊。

据了解,9年里,屯昌县警方在组织多方追捕的同时,办案民警多次上门给程明家属做思想工作,动员其家属规劝程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000年6月16日,程明被屯昌县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并被列入全国网上追逃名单。

程明交代说,杀人后他一直很后悔自己当时冲动之下所犯的罪行。在逃离海南后,他曾去过广东东莞等地。前几年里由于害怕被抓,他被迫断绝跟家里人的联系。直到1年前左右,他才和父母取得联系。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他得知受害者王安现在生活得很好,大学毕业后并被分配到县里一所中学教书。

9年漫长的潜逃期间,程明四处躲藏,寝食难安,隐姓埋名在广东等地打工,并在打工时结识了女友,但由于其身份特殊,无身份证办理结婚手续,只好将实情告知女友。程明的女友和父母家人都做他的思想工作,劝他投案自首。程明说,他已厌倦了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现在宁愿回来接受法律的制裁。

10月18日上午,程明坐车从外地回到屯昌,到县公安局屯城派出所投案自首。“我现在很后悔,听说我的几个同学都大学毕业了,凭我的成绩完全可以考上大学,可现在成了阶下囚,可当时自己怎么也想不通,是太自我害了我。”程明这样对记者说。

分析程明的案例之余,让我们想起曾震惊一时的“杀人案”。仅仅因为同宿舍的男生嘲笑其给女孩子写情书被拒绝一事,而动起了杀人的念头,事后有很多犯罪心理学专家曾分析,认为是典型的情绪型犯罪。

心理学上研究,“情绪型犯罪”总是与“冲动”相连。很多时候就是因为犯罪人受了挫折而产生情绪。有的人挫折耐受力很差,经不起挫折,他个人的需求哪怕只损害了一点,他也受不了。遂产生了报复社会或谁让他受到挫折就攻击谁的行为。

总之,情绪型犯罪是一种呈现出强烈的情绪因素、由消极的情绪性动机引起的犯罪行为。据了解,这种类型犯罪主体青少年较多。因为青少年情绪易激动,思维比较偏激,控制能力比较差。他们面对挫折时感到自我所受压力很大,挫折感要比成年人大。

程明因妒生恨导致的极端行为有三个原因:一是年龄因素。由于青少年在青春期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决定了他们喜欢争强好胜,而且克制力差。二是心理因素。某些青少年由于自幼受父母宠爱甚至溺爱,养成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的极端自私的性格,任其自我意识膨胀,其结果必然是一旦欲求不能得到满足或者自尊受到伤害,就诉诸暴力。三是法制观念淡薄。部分学生对于某些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法律后果认识不足,对法律在社会生活中的约束力重视不够。使得他们遇事只凭自己一时感情冲动,泄之而后快,而很少从法律的角度考虑自身行为的后果。 (来源:南海网-南国都市报)